首页
今天:

您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艺术长廊 > 娘挑“淹篼”我坐“轿”

娘挑“淹篼”我坐“轿”

日期:2019-06-03 11:07:47 作者:查世霖 责任编辑:wyc2016 信息来源:义龙新区融媒体中心 点击数:


  ?#20301;?#25105;们这儿谓之撮箕。撮箕加上竹制的提系,那就不叫撮箕了,叫“淹篼”。淹字用哪一个更加合适?一时之间找不到更合适的。因为是方言,我只好用这个“淹”字来音译。
  撮箕是用来撮粪端土用的。为什么要加上提系,使之一变而为“淹篼”呢?意在强化它的功用。撮箕加上“淹篼系”,变成淹篼?#38498;螅?#23601;可以派上大用场,用来挑东西。这好比是英雄配备了宝刀,一变而为大将,不再小打小闹,可以叱咤疆场了。
  淹篼的主要作用是用来挑圈?#30465;?#32418;薯藤蔓等体积庞大的东西的。红薯,我们谓之“山药”,红薯藤我们叫它“山药藤”。?#25509;?#19977;谐音,有一个乡亲很逗,猜拳行令的时候,划拳带彩,“山药藤”,“四季财”、“武魁首”······?#19990;?#19978;口,挺有意?#22330;?#36825;是题外话,打住了。竹制的淹篼系分三股,三面是开放性的,能容纳更多的粪草。力气大的,可以尽量堆垛,直接堆抵淹篼系顶端,容扁担穿得过就可以了。淹篼盛物,“无大小”,可以装三五十斤,可以装七十斤、八十斤、一百斤······非常灵活实用。
  那天出工的时候,母亲挑着淹篼,却既不为挑粪,也不为了挑山药藤,挑我。母亲的背上背着更加幼小的弟弟。那一年,我?#32929;?#19981;更事,不能离开大人的视线和监管。父母又不能不出工挣工分,谋口粮,所以只好把我们打包带走,下地干活。哪位?#25285;?ldquo;为何不请个保姆呢?”说这话,你就跟晋惠帝司马衷质疑饥民“为什么不吃肉”一样,有点无厘头了。
  母亲背着弟弟,肩上挑着淹篼,这边淹篼里坐着我,那边淹篼里搁着条锄、板锄和石头。条锄又叫挖锄,是用来开挖板结的地块用的。用条锄挖松板土?#38498;螅?#20877;用板锄“打窝”,覆土······少一样都不行。好比战士开赴疆场,配置的装备有枪械、弹匣、刺刀、匕首、手榴弹······必须装备齐全,全副武装。
  那么,母亲为什么要在淹篼里装上石头呢?
  那是配重。跟轮船内部装的海水类似的性?#30465;?#25105;体重较重,条锄、板锄的重量轻,“不縢头”——两边重量不平等,所以,放上石头,那样才好挑着走。
  背上背负着弟弟,淹篼里挑着我、条锄、板锄和石头,早出晚归,终日挥汗劳作——呵,我的苦命的母亲啊!
  那时的我应该有三十斤左右的重量。两把锄头十来斤,在那一只淹篼里,得放上好几块石头,加起来才够配重。母亲出工收工,挑着那样一担怪异的挑子,在生产队的社?#27604;?#20247;中,也是一道另类的风?#21834;?br />   那是一个春日的黄昏。干了一天农活,疲累不堪的母亲背着弟弟,用淹篼挑着我,挑着条锄、板锄和石头,与社?#27604;?#20247;们一道回村。下了苗二山,走过干海子,走上马?#38750;?#30340;时候,意外发生了。
  马路在一大片田地之间,一条小河曲曲折折流过来,从马路下面穿过。从家到队里面最远的土地所在苗二山,得跨过那条小河。小河一丈宽,一块长一丈多,宽五尺的大石板横跨河上,形成简易古朴的石板桥,是我们生产队耕?#32622;?#20108;山土地的必经之路,也是修筑龙广到德卧的龙德公路前,联结两地的、不知从何年何月、从多么久远的历史里蜿蜒而来的、五尺青石板古道上的一座跨河石板桥。
  母亲背负肩挑,走上石板桥。肩膀压酸了,母亲在大石板桥中央停下来,想换一换肩。她将沉重的担子由左肩换?#25509;?#32937;时,由于重担在汗湿的衣衫上滑移得非常涩?#20572;?#30923;磨得肩头生痛,母亲痛苦得头都抬不起来了。她双手反举,欲将肩上的重担托举起来,使它换移?#25509;?#32937;去。担?#21448;兀?#25163;乏力,母亲一时之间没能保持住平衡,担子一头高一头?#20572;?#28153;篼系突?#25442;?#21160;,负责管控淹篼系的“扁担琢”被强力冲断,淹篼系脱担了。载着我的那只淹篼滑脱出去,重重跌落到了沟底!
  挑担子讲究的是平衡。有句谚语叫“扁担挑缸钵,两头都失落”,母亲用淹篼挑我,我这一头滑脱出去了,那一头的条锄板锄和石头也未能幸免,一样跌落桥下。我在这边,它们在那边,跟我“隔桥相望”,难兄难弟似的。由于我这一边是先脱担的,一头失了重,母亲肩上的扁担像杠杆一样,被那一头的重量压得?#35813;?#19978;翘,坚硬的竹扁担的窄边连括带打,差点没将母亲的耳朵削掉。虽未削掉耳朵,但疼得母亲“眼泪花花转”。事故发生?#38498;螅?ldquo;疼到指天云”的母亲,第一反应不是蹲下身去抚慰自己的痛,她惊慌大呼:“我的儿呀——”奋不?#26494;?#22320;跳下河里,把我抱在怀里,心疼万分,左看右看上看下看,看我的脑壳摔破没有,看我的手脚摔断没有,检查我的门牙磕掉没有······我呢,?#20219;?#22320;跌坐在淹篼里,双手一左一右紧紧地抓住淹篼系三根支系中的两根,背靠另一根,虚惊一场,啥?#26053;挥小?#25105;呲着牙,望着惊?#21482;?#20081;的母亲,?#36947;幀?#27597;亲见我没事,?#27597;行?#24944;:“憨娃娃,还笑!我怕你着吓落魂喽!”
  见我有惊无险,毫发未损,母亲又尽力扭过头去,查看背上背着的我的弟弟,看他在此次事件中,是否有被殃?#21834;?#24351;弟在母亲宽厚的背上,随着母亲上蹿下跳,他不明就里,根?#20037;?#34987;惊吓到。他两眼望向铺满彩霞的天空,还觉得很好玩呢。
  初春时节,河里干涸,没有水流经过,河底春草茂盛,草毯厚?#25285;?#36719;绵绵的,所以并?#35805;?#25105;墩坏。
  我至今还记得两句儿歌,是一首儿歌的残章:“蒋介石,坐撮箕······”至于蒋公为什么坐撮箕,坐撮箕?#38498;?#21448;怎样了?没有后话。因为儿歌没有“善本”,非完整版,残缺不全,内容也就不知所云。不曾料想的是,?#35856;?#19968;日,我也“坐撮箕”了一回。
  我有生以来唯一的一回坐“淹篼骄”石板桥失事事件,使我印象深刻。直到今天,我还能清楚记得当时那惊心一幕,并由?#26494;?#21457;出对我的在天国的母亲的深深怀念!

水晶宫logopng 急冻钻石?客服 斗鸡APP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app-上皇恩平台 金矿工怎么玩 7星彩走势图彩宝贝 幸运熊猫电子 幸运农场三连中 海洋之音APP 秘密爱慕者客服